新干在线,新干新闻网,新干信息网,新干信息港,新干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干特产 >

汶川地震10年记:10年前她在这里重生,现在她来到这里上班

时间:2018-05-14 15:5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“实况新闻”是重庆时报打造的重庆首款个性化资讯生活媒体平台。 通过频道定制,您可以定制自己的专属频道。

重庆市渝中区两路口健康路1号,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所在地。这里是重庆市最早最老的城区区域之一 ,医院位于半山腰 ,山下是波涛汹涌的长江 、山上是重庆渝中半岛的最高点,医院门口的公路蜿蜒曲折、人行道上坡下坎 ,各式楼房依山而建 。

衡永红在这个医院的财务科上班,日常主要负责整理、复核门诊和住院收费票据 ,她和医院同事合租了一套小房子住在附近。她是医院的“名人”,不仅因为她爽朗和善的性格,更是因为她和这所医院特殊的缘分 。

十年前5·12大地震时,衡永红是四川省北川县北川中学的一名高一学生 。地震中,她被掩埋在废墟里超过30小时,受了重伤的她差点双下肢截肢。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的医护人员前往灾区参与救援 ,并将她接回救治。在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,经过专家团队的精心治疗、悉心护理,最终保住了她的双腿,让她重新站了起来。

(现在急救中心财务科上班的衡永红)

十年过去了  ,衡永红说:“活着真幸福!”

27岁的衡永红皮肤比较白 ,有接近1米65高,一说话就笑 ,穿着打扮休闲简单。采访那天我们见到她时 ,几百张票据一叠叠整齐的放在办公桌上 ,她正埋头在核对着单据上的数据。听说要花点时间采访,她笑呵呵的说,“好啊好。雀忝橇,结束了我再慢慢加班。”

可能是大学学的财务管理专业 ,她说她喜欢和数字打交道,“每天都循环着同样的数字工作,但我并不焦躁;从废墟下被救出来的时候 ,我就告诉自己 ,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,这辈子我都要乐观开心的走下去!”

还没有男朋友 但我想一定会有的

衡永红的父母和弟弟还住在四川省北川县坝底乡双合村,地震时候家里面的木制房屋垮了一半 ,后来在政府帮助下 ,重新修缮一新,“最重要的是人没事就好”。

从实习到正式上班,已经4年多了 ,她还时常回老家和家人团聚,平时下班了就看连续剧、打打乒乓球、练练瑜伽,有时也和同事一起去逛街看电影 。

(平时,衡永红喜欢和医生聊天)

除了家人、同学、同事,衡永红还和以前帮助过她的志愿者、医护人员联系很多,听到这些“哥哥姐姐” 、“叔叔阿姨”们都越过越好,她说从心里为他们感到高兴 。

唯一的小遗憾是还没有男朋友  。“可能以前忙于学习、性格又比较简单吧,还没遇到中意的。”她腼腆的说 ,也到了该恋爱的年龄了,可能缘分没有到而已 ,既然能活得这样好 ,缘分早晚会来的。

“经历生死之后 ,真是什么都看开了,人生本就几十年的光阴;我对未来生活很有信心的 ,再怎么不顺利我也觉得没啥子关系,以后肯定会好的。”带着浓厚的川渝口音,衡永红笑着说道。

在废墟里和同学说 我们不能死

衡永红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,你会发现她乐观的个性发自内心 。谈到曾经受的伤 ,她很轻松的挽起裤脚,将自己和常人最大的不同坦然面对记者镜头——左右小腿上那深深的、长长的伤疤 。

2008年5月12日,衡永红在北川中学读高一,地震时,她正在教室里上课。

当时她在高一10班,地震前,班上有60多名同学,地震后 ,只剩下了25人......

“我们的教学楼有五层楼,我所在班级的教室在三楼。地震时 ,楼房很快就垮塌了,没时间跑下楼的 。我被埋在废墟里,一片黑暗;看着天花板掉下来,将要把我掩埋住的那一瞬间,是我这辈子感到最害怕的时候。”她回忆说,在最开始的慌乱后,她发现自己上半身还能稍微活动,但双脚被倒塌的楼板压得死死的,根本没法动弹 。

衡永红在狭小的空间里 ,用双手护住胸口和头;她听到周围有同学的呼救声 ,听得见声音 ,看不见人。她说 ,她知道在她上面还埋着几名同学,但许久没有声音,她知道已经没救了;但她一直忍住没有哭 ,虽然心里面很难受、双脚也很痛,但她坚信一定会有人来救她们的 。

在最初被掩埋的几个里 ,她和离她最近的4位同学相互鼓劲 。她说,她们5人之间说话都能听见 ,许久没声音后,会小声问怎么样了;互相说,一定要活下来 ,“我和几个同学相互提醒 ,对别人也是对自己说,不要睡过去了 ,我们还不能死......死了父母怎么办呢 ?我们还要考大学。枚嗟胤蕉济蝗ス......坚持下去,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!”

我当时想 可能要舍腿保命了

由于被掩埋得较深、压得很死,尽管一批批救援人员想尽了办法,始终无法徒手或者用简单器械移动压住衡永红的楼板 ,但如果使用大型器械 ,又怕废墟垮塌,造成意外伤亡 。30多个小时过去了,她仍然被死死卡在废墟里;这期间 ,离她最近的那4位同学已经被救援人员陆续救出 。

直到5月13日天快黑了,救援人员终于想到一个办法,从下面的孔洞钻进去 ,将衡永红身下卡住双腿的楼板打了一个小洞,这样才将她的双脚从挪动出来 。衡永红终于被从废墟中救出!

“当时我激动得不行,因为其他人都被救出了 ,我是最后一个从废墟里被救出的 。”她说,当时她很冷静,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给救援人员讲 ,右腿保不住就算了。

起初还能感觉到钻心疼痛的双腿,在救援人员救出她的时候,已经失去了知觉 ,“可能,腿已经断了 ,只是不知道而已”。衡永红说 ,那30多个小时里 ,失血过多的她,呈半昏迷状态,现在已经记不得救她的人样子 ,每次回忆起这些细节,留下的都是感激和感动。

衡永红后来才知道,她是北川中学最后几位被救出废墟的地震伤员之一。被救出时,她的双腿已经呈暗紫色 ,上面全是被长时间挤压形成的撕裂伤口;最大最长的伤口 ,深可见骨,不忍直视 。

随后  ,她被辗转送至四川省绵阳市中心医疗救治点,进行紧急处理。虽然她受伤很重、身体虚弱 ,但输上液体的时候,她还有意识 。她当时想 ,不论怎么样 ,至少命应该保住了吧 ,“我的爸爸找了我好久,在17号下午才找到我 ,我躺在病床上和他拥抱在一起,喜极而泣。”

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达我的喜悦

由于灾区伤员太多、医疗条件资源有限,地震灾区很多重伤员经过紧急处置后  ,陆续被后送至其他省市进一步治疗 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2008年5月16日,重庆市卫计委组织重庆各大医院首批56辆救护车,上百名医护人员前往灾区接收危重伤员,并将急需进一步治疗的重伤员后接回救治 。18日凌晨2点 ,作为伤情最重的一批伤员之一,衡永红被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的120救护车从绵阳接回。

18日14点左右,为保住她的双腿,急救医疗中心的创伤、骨科、麻醉等学科专家团队联合为她进行了手术。进手术室前 ,衡永红其实很担心,她反复念叨:“医生叔叔 ,我不会有事吧?腿能不能保住......”

手术很成功!当醒来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衡永红说,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达那时候她的心情,宛如重生的喜悦 。

她不知道的是 ,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特别成立了由12名专家领衔、集中了全院最精干医护力量的技术团队,协力救治地震灾区伤员。由于她的伤情过重,最开始专家团队对保肢是有分歧的 。

她是一个孩子,人生还很长,我们要尽量不截肢

急救医疗中心原院长、主任医师史若飞是重庆市首批前往灾区接收伤员医疗队副队长 ,也是急救医疗中心灾区伤员救治专家组组长。当了一辈子医生,今年年初才退休的他  ,现在返聘后还在坚持上门诊服务患者。以他的话来说,救治好衡永红,帮助她长大成材 ,是他当医生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之一。

他回忆说:“当时在绵阳市中心医院看见衡永红时,因为方便治疗,她剪了光头,我还以为是一个男孩呢,看了病历才知道她是女孩子。当时的她,伤重失血多,面色苍白,面临截肢的危险 。”

将衡永红等伤员接回重庆后,专家组连夜商讨救治方案 。她的病情最重,有专家觉得她的双腿受损严重 ,保肢的难度很大,稍有不慎 ,不仅保不住双腿,还可能损伤肾脏 、危及生命。如果要稳妥保命第一的话,双下肢小腿因挤压综合症,组织严重坏死 ,截肢也是可行选择。

“她是一个孩子,人生还很长,我们要尽量不让她截肢。”史医生对其他专家讲 ,保肢是有难度的,但还是要去试一下,哪怕就保住一条腿,还是会让她的人生不一样很多。经过详细的讨论和研究,大家认可了他的意见。

手术前 ,史医生跟衡永红有过一次谈话,告诉她手术的风险,保肢的难度在哪里。尽管有困难,但专家团队愿意努力尝试一下 ,所以让她要有心理准备,更要有决心 ,“奇迹很难,但试试或许有奇迹;你心里面一定不要放弃,我们一起努力!”

18日 ,经过数小时的精心手术,衡永红的清创减压手术完成。经过一周的观察、换药 ,衡永红远端足背血流开始恢复、脚趾活动逐渐正常 ,保肢手术成功完成。

手术后的治疗、护理也十分关键。最开始一段时间,急救中心创伤科、骨科、肝胆外科、普通外科等科室的专家、主任医师们 ,细致到把换药 、伤口处理这些日常工作都亲手来做;很多没有安排进专家组成员的老专家们,每天都自愿来参加联合查房 、病例讨论,和大家一起商讨后续治疗方案。

“她右边的腿伤得重一些 ,肌肉已经被挤压破坏得很厉害,基本都已经腐烂了。尽管手术很成功,但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,左腿都开始长好长肉了,右腿看起来还是光骨架、没长肉 ,那几天我担心得要死 。”史若飞说,在他最动摇的时候,衡永红的坚定给了他很大的勇气。

衡永红说:“史伯伯,这条腿我也想保。乙欢ㄅ浜虾弥瘟 ,我相信你们医院医得好我的腿!”

幸运的是 ,经过整个团队的精心治疗、悉心护理,也由于衡永红顽强不屈的意志,她的双腿终于都保住了。7月25日 ,在她出院准备回四川继续读书时,史医生语重心长的对她说:“回去努力、好好读书 ,你的人生已经是一个奇迹,要好好珍惜。”

我们好多医生,都吃过她带的土鸡、土特产

在治疗期间,衡永红得到了急救医疗中心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。她说 ,地震的伤痛慢慢被抚平,在这里就像一个大家庭里面最小辈分、最受宠爱的孩子一样幸福,在她伤好时候,她已经把这里当成了第二个家。

回到四川继续读书 、康复治疗期间,她会给史伯伯发短信问候 ,还会跟其他她认识的医生、护士们联系 。由于在重庆治疗的特殊经历 ,她把重庆当作了第二故乡,高考时候报考了重庆的大学。

随后几年,史医生就想办法给家庭条件较差的衡永红凑学费。作为当时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,史医生为凑集衡永红的学费 ,用自己的书法作品参加各种慈善拍卖活动 ,他将自己的作品拍卖所得善款 ,全部上交给了急救医疗中心工会,然后以医院工会的名义,资助了衡永红4年的大学学费。

那几年,衡永红每次从家乡来重庆,就给史伯伯 、其他医生叔叔 、护士阿姨们带土特产 。“我们好多医生,都吃过她带的土鸡、腊肉,我叫她不要再带了,老家过来这么远 、太折腾,但她一直坚持,说是她和家人的心意。”史医生说,看着她越来越懂事开朗,作为医生和长辈的那种骄傲感就越来越大,心里面特别的高兴。

为了督促她好好学习,史医生还悄悄联系过衡永红的大学老师,私下拜托请好好引导 、教育这个孩子。衡永红也很懂事 ,顺利考取会计证书、每年拿奖金学、入党 ,在学校表现一直优异 。

终于在毕业后,衡永红通过公开考试 ,回到急救医疗中心财务科工作。以她的话说,“我终于通过努力奋斗,回到了第二个‘家’!”

至于今后 ,衡永红说并没有什么远大目标 ,就想踏踏实实把工作做好,尽力多去帮助别人,“对于我来说,活着,就是最大的幸福 。”

后记——

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门前广场边,立着一块大石头,上面刻着长期向全体职工传递的医院核心价值观——“生命第一 爱的奉献”。衡永红现在每天上下班,都会从这块石头边走过 。

她说,这10年的经历,让她真正的理解到什么是“生命第一”——生命是最宝贵的 ,能够幸运的活下来,就要好好生活,珍惜好每一天的时光 。

她说,这10年的经历,也让她真正的理解到什么是“爱的奉献”——给需要帮助的人默默付出是一种幸福,如自己得到别人帮助时候的快乐 。

实况新闻-重庆时报记者 邹宇 通讯员 何雷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